一人行者

喻文州18岁生日应援计划

ฅ ̳͒•ˑ̫• ̳͒ฅ♡给文州

包包包子铺!:



即日起-2月9日23: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日当天庆生微博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2月10日上午9点,来LOFTER看喻文州庆生开屏吧!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请打上#喻文州18岁生快#标签)~优秀作品有可能会被选中成为10日的庆生开屏哦!

咸蛋仔:




      喻文州的声音里应当水汽饱和,带一点粤语的温软意思,人也是上世纪香港贵公子的派头,见面呼他靓仔,头发一丝不苟梳起坐在赌场里,苍白手指拨弄骰子的动作轻柔,一如折下庭院中最末一枝梅,或是抚摸舞女丰润唇角。


    身侧女荷官着带亮片的短裙,胸脯高耸一如玛纳斯鲁山脉绵延,是软玉堆成的雪山,他就像是艳情话本里总爱写到的富家子,虽也是留过洋念过书斯斯文文的样子,到底因主笔人本身笔墨如此,也波及到一痕艳色,着在眼角,是点上去的朱砂了。


    白色哔叽布立领的衬衫领子浆洗过,抵在下颌衬出点贵族的苍白,又不全然如此——他到底也是惯用枪的,只是动作优柔,子弹上膛一如绿茵上打马球,姿势精准优美,要慢些,但到底是一击即中。


    枪口上的硝烟也是他的消遣物,嗅起来有特定的危险甜香,不输于福寿膏的。

你是阳春桃花,你也是炎日之光
你是深海的宝藏,你也是城市的闪光
你是最年轻的生命,你也是最精准的剑芒
为你的十七岁献上祝福,等待你在荣耀中绽放
夜雨声烦,剑定天下。
黄少天,生日快乐!

[APH/米英]回忆十五题

雨萣:

●原题目来自网络,顺序有变,与回忆基本无关的甜段子


●千fo感谢 依旧是喜欢哪个段子欢迎评论(´•ω•`๑)


【米英文合集/戳我




1.信箱


  那个送报童今天又趁着送报的时候往他的信箱上乱涂乱画了!


  机械师亚瑟·柯克兰一边愤愤地用油漆往信箱上瞎涂抹着,一边装作自己看不懂“I love U”。




2.日记本


  当亚瑟翻到自己弟弟阿尔弗雷德的日记本时,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那是他的。


  没办法,谁让里面写满了“亚瑟·柯克兰”啊?




3.旧相册


  “今天一块重温下老照片吧?”


  然后他们搬度蜜月时的旧相册们搬了一天。


  从仓库到卧室,真的不远,只是数量令人瞠目。




4.泛黄的信笺


  英/国保留着二/战时美/国给他寄来的所每一封信,时间长得以至于它们都泛黄了。


  但美/国却唯独没找到自己写给他的情书。


  直到某天误闯进英/国的秘密仓库他才发现了那封被保存在相框中的信。




5.黑白照片


  在相机刚刚诞生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就偷拍了许多亚瑟的照片贴在墙上。


  以至于当弗朗西斯闯入那间全是黑白照片的屋子时,以为自己真的把仇敌干掉了。


  他惊恐地朝阿尔弗雷德道了歉,就差没跪下来舔他的鞋尖——世界的初恋才不想惹到超/级/大/国呢。


  然后,他被那对夫夫嘲笑了一个月。




6.纪念册


  阿尔弗雷德有一本毕业纪念册。


  只有当他翻开它的时候才突然会想起:噢,原来自己当年这么喜欢过一个姓柯克兰的人啊。


  然后他总会望着一抬头就能看见的结婚照思考亚瑟·柯克兰和亚瑟·琼斯究竟哪个更好听。




7.重逢


  毕业后的第一次重逢,是在婚礼上。


  红色的玫瑰花瓣飘舞在空中,巨大的汉堡吸引了宾客。


  还有那个愣愣地看着阿尔弗雷德给他带上戒指的粗眉绅士。


  对这一切感到莫名其妙的他,只能装作四处看风景的样子。


  以及突然醒悟过来,自己收到的请柬上新娘位置上的模糊不清原来不是印刷错误!




8.装着旧物的收纳箱


  “阿尔弗,你是个喜新厌旧的人吗?”


  “不是。我厌新喜旧。”


  “那你买那么大的旧物收纳箱干嘛啊笨蛋!”


  “我想把你装进去。”


  “你是在说我是旧物吗混蛋!”


  “那不是重点,我只是想说我喜欢你。”




9.小时候的约定


  “亚瑟,你知道一种叫过家家的游戏吗?”


  “知道哦。”


  “把我们来玩吧!我当国王,你当王后噢!”


  二十年后某位粗眉绅士被莫名其妙加冕然后被吃干抹净后才突然想起自己是在哪招惹到了国王大人。




10.同学聚会


  在今年的同学聚会上,还是只有阿尔弗雷德一个人跟亚瑟打招呼。


  在今年的同学聚会上,阿尔弗雷德能认出来的人还是只有亚瑟一个。




11.早已忘却的容颜


  “我早就忘了小时候的你了,笨蛋,别和自己过不去啦。”


  “英/国,真的?”


  “真的真的。”


  毕竟恋人的话,还是这个比较合适呢。




12.偶然回想起的


  亚瑟已经是第十九次“偶然”想起阿尔弗雷德了。


  虽然后者刚出家门二十三秒。




13.重回故地


  “终于又回到学校来啦——”


  “你还记得这里吗?我们曾经在这吃过午饭。”


  “亚瑟你的记忆力绝对没我厉害。你知道我是在哪颗树下跟你告的白吗?”


  “恩我想想——等等你不是在广播里跟我告白的吗!”


  “对啊,但是现在,我可以在这棵树下再跟你说一遍——我喜欢你。现在你知道答案了吗?”


  “我只发现你是个笨蛋!周围的学生都在盯着我们啊!”




14.熟悉的陌生人


  对于每天都会做出一道黑暗料理的恋人,阿尔弗雷德感到熟悉又陌生。




15.记忆回溯


  琼斯先生今天中奖了,他的恋人亚瑟突然记忆回溯,记起了仰望星空派的做法。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每一个写故事的人都应该谢谢自己

感慨无用:

下午忙里偷闲和做画手的亲友聊了几句话的天。她最近苦于日日吃土,只得靠接稿度日,然而用钱用得急,稿费标准全都给得低于市场价,于是搬砖之余,对我发下宏愿:若是日后有钱,定不委屈画手同行,每一张稿费都给得高高的,再也不要对不起自己的一支画笔。


我对着永无止境的报表语气轻描淡写地祝她以后都好。真心愿她日后发达,但说完话又觉得心酸。因为即便自己曾经再穷,再无钱可花,靠写点什么来分担些压力这种事,是想也没想过的。她说觉得我好,比她会赚钱,我苦涩地说


“那是因为清醒得早,知道拿写字为生纯属做梦,比谁都放弃得干脆。”




我觉得很多文手都是苦情的。心里塞满了三千世界的故事,从每一个日落啼叫到黎明,却无人去听。时常看见画手抱怨没毕业的美术专业学生要价太低,破坏市场秩序,倒是很少看见文手抱怨类似的事情。拿钱买字,这种事的几率比拿钱约画稿要低得多,认识很多人,给画手供梗,看见自己的故事变成线条和画面,高兴得如同老来得子,即便苦苦卧床十月最后母子平安的那刻也满足得不行。


每天点开LFT都能看见诸如:请给你喜欢的文章点赞和推荐,因为这是同人写手唯一的动力/请尊重他人的故事,从好好回复作者开始 之类的呼吁。里面的赞,大概千有八百都是文手自己去点的。可即使如此,文手没有消失,故事也没有消失,我从一个学生一路写到社畜,写完了一个人完整的青春期,写完了一个少女人生最重要的几段恋爱,把自己从一条单身狗一路写到即将与人组建家庭,这么久过去了,从来都没有想象过“有朝一日就停止写故事吧”这样的情景。


大家都爱看图更胜于文字也没关系,文手无法依靠敲打键盘养活自己也没关系,明明有喜欢的画手却无钱为自己的故事约稿也没问题,因为每一篇文嘛,都是写手送给自己的礼物。无论它是受人喜爱也好,被人冷落也好,第一个读它,和读它最多次的人都是写故事的人自己。


我一路不停地塞满自己的筐箧,一个章节一个章节的积攒,绞尽脑汁想象出最有诗情画意的场景,来治愈这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人生。一个文手,与其羡慕画手,或是依靠来自于读者的认可而活着,最应该感恩的人,其实是他自己。


为什么不谢谢你自己呢。因为你已经倾尽所有,来取悦内心深处那个隐秘的自我了。